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死狗 | 27th Apr 2007 | 人類內鬥史研究 | (85 Reads)
皇后瑪頭保留四個方案,就像給市民四舊屎,選一舊來吃。

孫公話,「未傾好之前唔會拆」, 我又想問,到底幾時有「傾過」?成班人柴娃娃幾個鐘講完重覆三次就達成共識,連別人「原址保留」建議連理由都沒有就反對了。這就是我們的政府。

香港人都不是第一次食「不宜食用食物」, 西九的時候大大個「避孕套」天幕要食, 仲要迫地產商煮成「美味風蛇」給大家食。天幕個idea 贏左, 天幕的設計就由地產商設計 -- 總覺得非常詭異。

不過,香港人呀香港人, 你們由1997 開始就是一班食屎狗, 先食了老共欽點的董建華。然後再食曾蔭權, 食了這麼多屎, 還要很開心地在民調中表示「這屎真好吃」,你們的腦袋真是比蝗蟲還要小。

拿拿拿, 政府又要比多幾個屎大家選來吃,這次是政制發展「單一」「主流」方案。我是不知道怎麼在一個封閉的策發會(「有策略地發展食屎文化委員會」)「做」一個「主流」方案出來, 不過,香港人食屎是整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