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死狗 | 22nd Jan 2008 | 人類女性幼體觀察 | (67 Reads)
找不到工作前這個blog 不會update。

我怒了(寄resume)。

死狗 | 15th Jan 2008 | 人類女性幼體觀察 | (71 Reads)
今天去診所看病,見到一個怪男人。

我是由他開始整理自己的髮型開始注意他的。他站在接待處前面,向我背後的鏡子在整理頭髮,由於他的頭上掛著電視,正在看韓劇<<人魚公主>>的我,不能避免見到他整理頭髮的樣子。
其實整理頭髮沒甚麼特別,特別在於他整理完後沒有坐下來。通常來說,來看病的人都會坐下,如果沒有位子也會選擇離開一會再回來,我從來沒見過一個人會站在接待處前在等。於是,我將注意力由報紙和電視移向這個男子。雖然,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我等藥等了太久。

五分鐘後,我期待的怪事發生了。

護士拿出四枝咳藥水和數包藥丸,還有一杯水,並這麼說:「XX日後覆診,每打電話來一次覆診期就退後一天。」那個男人還即場以水將咳藥水吞下去(我見不到他吃藥丸)。

多麼神奇的一件事啊!四枝咳藥水不像是一將正常的處方,還有護士的可疑發言,好像不想對方來覆診似的。這個男人是不是常常以電話騷擾這間診所?為甚麼男人這麼急要吃藥?他不知道要飯後服用的嗎?

當男人走後,在藥房的護士探頭出來似乎說了些甚麼,可惜我聽不到。這個男人的來歷真的很有趣,他還拿著一袋二袋的東西離開,也沒聽過他咳嗽,怎麼看都不是病人。

不,也許是病了,單思病或者是精神病。話說那裡的護士很萌(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