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死狗 | 25th Apr 2009 | 人類內鬥史研究 | (9 Reads)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陳一諤正式被公投通過罷免(見新聞), 有言論指,因為他的言論而罷免他,是侵犯了他的言論自由。
我不其然反問,如果今天陳一諤說的是「南京事件,日本的做法只是『有點問題』」又或者「中國人應該被日本人管」,反對罷免陳一諤的人,又會有何想法?
要知道,言論自由是freedom of speech, 不是freedom of bullshit, 或者是freedom of lie。言論自由有其範圍和方向,而不是所有任何東西-- 不論好與壞,誰對誰都會被保障的。
言論自由的出現是補充民主制度上的不足,放大人民參政議政的能力以對政府行政作出監察。所以在民主國家,言論自由只會保障平民對政府的言論不會受到法律上的追究,平民對平民,政府對平民的言論即一點也不保護。也因此,才會有詐騙,誹謗等等罪名。
而這次陳一諤的六四事件,他本人是有充足的言論自由的,沒有人去抓他坐牢。不過相對地,和他同樣站在平民地位的其他人,即有資格去反對他,甚至罷免他 -- 因為他是由港大學生選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