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死狗 | 3rd Sep 2009 | 人類內鬥史研究 | (2 Reads)
今日明報有一篇評論是這麼寫的
阮紀宏﹕攻擊梁振英的民主派是出於恐懼
文中提到三個不解之謎,分別是:全國七千萬中共黨黨員都沒受到這樣的攻擊;這樣的「抹紅」攻擊遲不來早不來卻在現在出現;為何唯獨梁受到攻擊而其他像唐唐和鬍鬚曾沒受到攻擊?
投稿者說不能解釋以上三個之謎,我即認為:有多難?

年多前曾鈺成成為立法會主席的時候,梁國雄就質問過他是不是共產黨黨員,如果大家有留意該段新聞及其後的討論,就知道港人是非常擔心共產黨黨員進入行政立法核心會有損一國兩制。港人不是見到每個共黨黨員也會攻擊的,那七千萬只要留在大陸,港人是會嚴格遵守「河水不犯井水」的規則。
其次,這樣的攻擊當然是要這個時候出現!難道要等你成為特首後才算帳嗎?那太遲了吧!
最後,寫這篇文的作者似乎忘了,田北俊也有為此事質疑過,田北俊和唐英年是舊時的自由黨黨友,推測田北俊為唐唐上位而攻擊梁振英,也是很合理吧?

該文章還順便抽水抽到民主派上面,說這個困局(甚麼困局?作者沒有明言之)只有梁振英有勇氣去嘗試解局的人;還說民主派是這個困局的既得利益者云云。說得不清不楚,毫無道理可言。
最後,也是最荒謬的是,作者反問中共竟然沒有保護梁振英? 那作者現在在幹甚麼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