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死狗 | 11th Nov 2009 | 人類內鬥史研究 | (6 Reads)
近幾個月香港網路上發生幾單令人反思的事件。

徐宇軒事件,以及趙燕萍事件。
兩件都有一個共通點:利用互聯網借刀殺人。
當然結果不太一樣,徐宇軒是被人借刀去殺的那個;而趙燕萍即是殺刀想去殺人的那個。前者差點身敗名裂,後者借刀不成反被斬到一頸血。

我無興趣評價這兩件事件的好和壞,不過卻有一個啟發,就是香港的媒體已經難以受到操縱。
其實香港的大眾媒體一直都是為小部份人服務,在回歸情況變本加厲,名嘴封咪,自我審本嚴重,引致近年香港人大舉攻擊主要電子媒體 -- 不是在網絡上虛擬開炮,而是直接去到政策咨詢大會採場柴台。
年輕一代熟習使用互聯網工具,已經能夠借這個媒體越過舊有媒體以達到目的-- 不論好壞。香港的資訊上,舊有那一群利益團體再難以控制資訊流通,他們一言一行都會被半公開地檢視批評和驗證。一種新的民主形式而然在互聯網上出現。
這也令到利益團體恨得牙癢癢,他們無法控制資訊,網上的匿名特質又令到他們不能追殺反對他們的勢力。所以近年政府總是研究通過法例控制互聯網,以及警方選擇性地執法以維護固有利益的權威。(參考http://plastichk.blogspot.com/2009/11/blog-post_2309.html)
不過,我認為不能夠因為那小小的惡去掩蓋更大的善。普通人能夠借刀殺人,相對來說被殺者也可以以此反擊,這個公開平台需要時間去讓雙方學習,以打破舊有媒體一面倒地傳送單方面資訊的壞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