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死狗 | 26th Nov 2006 | 在桌上舞動的勇者們 | (169 Reads)
我的名字叫亞歷山大,姓氏沒有.名字是我師父送給我的,他說他不用了,就將它給我。

十六歲的時候遇到我的師父,他陪伴我過了四個快樂的寒暑。他將魔法的一切,冒險的常識教會了我。我問過他的來歷,他只說自己以前是教書的,不過現在已經放下教鞭,不教人了。

而當我二十歲的時候,師父就突然間離開了。只是說朋友有約,不讓我跟去,要在此分別。沒關係,我本來就孤身一人,只是變回原來的樣子。

於是,我決定去出賣自己的肉體(?)賺錢,來到冒險者公會。
冒險者公會,名字聽上去很正氣,事實上是一個血淋淋的地方。冒險者帶著魔物的頭進進出出,門口旁邊有個大籠子困著一堆魔物供巫師實驗之用。不論如何,我先進去問問,負責招待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他砍頭第一句就是:「要入會?最少要三個人。」口古月,我心情頓時沉下來,於是我隨便往後面指「就這三個人」。想不到老頭竟然問:那你們叫甚麼名字?
我轉頭看看,那三個人是....
1)一名妙齡女性,穿得甚為前衛,我想她應該是貴族出身,背後有一個大箱子,事後知道她叫Armstrong
2)一個手拿大羽毛帽子的金髮男性,事後知道他叫Samon
3)一條身穿鎧甲的蜥蝪!!!!!名字..我不會讀,叫Zizi 好了
最令我嚇一跳的是,他們各自報姓名(雖然那個女性面上很不滿),結果在這種情況組成冒險隊..

然後冒險者大叔又爆出一句震撼性的話:「那麼,請大家帶五個獸人頭回來當入會費.」

這是殺手組織嗎?!喂~~~~~~~~~~~

結果三個人加一隻爬蟲類(我懷疑Zizi到底要不要冬眠)往東出發(玩家按:DM東西不分,當機很大XD)十里,有一個小小的城鎮.此鎮近一個月來被獸人攻擊,人死的人走的走,現在的它已經變成一個死城,遠遠一里外已經能見到縷縷濃煙。
我們接近西十里城,已經見到一隊廿來隻獸人在那裡盤踞,有的還以蠍子和蜘蛛當座騎四處巡邏,他們的老大即坐中小城中心指指點點,似乎在找甚麼東西。我們判定以我們的實力不可能一口氣消滅廿隻,只好靜觀其變。
日色漸暮,獸人小隊也離開了城市。三人一蛇跟蹤在後,他們在更西的不遠處搭了個營地休息,而我們即潛伏在附近等待機會。

我們的努力沒有白費,終於有一隻小便的獸人落單.在Zizi和羽毛帽的暴力之下秒殺了牠。數分鐘後又有一隻要小便的獸人死在我們的暴力之下。似乎獸人也不笨,派出了三隻穿全副武裝的獸人探索,我們等他離開了營地再加以捕殺。

一刻鐘後獸人的老大見沒有回去報到,於是整軍出陣搜索,不過我們都躲到其他地方去,當然是無功而還啦。
到了這個地步,我提議改變埋伏地點,羽毛帽似乎也英雄所見略同.這個地味很重的人似乎比外表聰明幾倍。我們蹺過獸人營地東面來到南面的時候,對方就已經全軍盡出去尋找我們的身影了,真是危險啊。

獸人找呀找沒有收獲,竟然跑回城裡去了。也好,我們趁機搜營地,找到一堆魔物用的幣,還有一個被綁成香腸一樣的老人。實在搞不清楚他們的目的,也許只是單純要殺人拿償金(人類殺魔物有獎金,魔物殺人也有獎金,有甚麼好奇怪的?)

我們繼續獵獸人的行動,跟蹤獸人回到東十里城。那個老頭暈著實在很麻煩,我們倒水亂醒他,這個東十里城的村長如此說:

「啊,其實我是勇者的後人。」

勇者你有這種沒用的後人絕對在會泉下吐血再死一次。不論如何,這傢伙倒是幫我們搞清楚獸人的目的,原來是為了搶奪勇者留下的武器,以來爭奪新一代魔王的寶座。咦?現代的魔王不是那條當了百多年的龍嗎?那條龍去了哪裡?為甚麼會有新一代魔王?奇怪奇怪,可惜死了的獸人不會回答我的問題。

這個時候獸人終於找到一條秘道去到藏寶室。我們將秘道外的獸人殺光光,然後在入口點火,打算來個火燒獸人。天知道獸人老大竟然是強力的法師!一炮就將阻在道路的易燃物轟走,我們前好進入物理戰,以我的油脂術阻在出口,然後再以弓箭狂射。

死剩獸人老大的時候,他竟然龜在入面不出來領死,ZiZi 這個時候挺身而出進入通道中,只聽嘶殺之聲傳出,Zizi回來的時候手中就多了一個獸人頭了.......厲害。